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山崽,欢迎你!

———用相机与键盘纪录前天、昨天、今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当年曾爬上西湖三潭映月的潭顶, 塞上江南饲养牛马驴、当拖拉机驾驶员, 获自学成才奖、当省青联委员, 赶鸭子上架当过学府老大的配角, 绘画、篆刻、弹琴、哼曲、游泳、打球、摄影、集邮只是业余爱好, 如今尽心享受国民经济快速增长的成果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  

2008-11-14 19:48:35|  分类: 前天----知青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   Manman huijia lu 

    我在宁夏生活的22年中,已记不清曾在两个故乡间来回跑过多少趟,但第一次从宁夏插队知青点回到杭州的经历是刻骨铭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扒上北去的货车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漫漫回家路之二)


  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

    能成功的夜闯西沙窝,我们感到十分欣慰。可来到银川第二招待所,展现在眼前的一幕令我们心情十分沉重:过道上停放着许多尸体,被水泡得硕大无比,赤裸的身躯上有许多枪弹与长矛扎的孔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 人们都在诉说着发生在永宁县大观桥头的那场激战:

    文革中,宁夏有观点对立的两个造反组织——“宁总指”与“宁筹指”。为控制地盘,“宁总指”下令万余工人、学生,扛起梭标、红缨枪,分乘百辆卡车,南下冲击被筹备处控制的永宁县。

    指挥部人马势如破竹,很快行进到大观桥头。可谁也没想到,他们会遭遇到全副武装的筹备处的伏击。刹那间枪炮齐鸣,轻机枪、转盘机枪,重机枪一起猛烈扫射,弹雨像刮风似地扫向公路,中弹的人群倒下了一大片,其余的连滚带爬,在鬼哭狼嚎中作鸟兽散。

    目睹的老百姓说“后来几天,在大观渠里捞出了不少尸体,有胸腔打烂了的,有缺胳膊少腿的,也有赤身露体的,男女用钢丝绑在一块儿的,反正惨不忍睹”

     被大观桥的血烧红了眼睛的宁夏大学学生与801厂的工人们撬开了银川警备区司令部的军火库,一箱箱黄油封存的五四式手枪被学生和工人们抬出军火库,满街卡车运载着全副武装的群众,宁夏处在腥风血雨之中。面对这已经失控的局势,更坚定了我们回家避难的决心。 

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   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   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  

    记得那时从银川到杭州的硬座车票是四十二元五角。在当时,这些钱几乎是劳动一年所分的现金,这时候我们真正尝到了有家难回的滋味。

    “那就扒火车吧!” 不知谁小声说。

    虽然扒车又脏又累还很危险,也听说过上海知青被冻死压死的事,但他的倡议还是得到我们的响应,因为这是回家的唯一选择。 

    我们同行的有来自各公社的六名知青(4男2女)。从银川到杭州要经过北京,因为初次扒车,转了半天也不知哪趟车是开往北京方向的。最后我说随便上一辆得了,听天由命吧。于是我们等到四周没有铁路工作人员,偷偷爬上了一列运煤的空车皮。过了一会儿,我们听到列车回风声(列车松开闸瓦的声音),紧接着列车缓缓的开动了,果然是向北的,我们别说有多高兴了。火车越走越快,车轮撞击铁轨发出铿锵有力的奏鸣曲,激动得我们齐声唱起了《铁道游击队之歌》。

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 【原创】扒上北去的货车(漫漫回家路2)(2008年1月14日) - 吴山狗崽(huangzz) - 吴山狗崽欢迎您的来访 Wushan

    西北的八月是”夜穿棉袄午穿纱,围着火炉吃西瓜“的季节 ,到中午烈日当头就酷热难挡了,我们只能把衣服脱下顶在头上,没走多远,我们全变成小黑鬼了,除了牙是白的。饿了我们就啃一块干饼,渴了只能忍受着。

火车开开停停,到内蒙古的乌海市时,已快到傍晚时分。为了防止晚上挨冻,我们决定换乘闷罐车。利用停车时间我们跳下车,从车底钻过,赶紧在一个水龙头下喝水洗脸。

    我们终于躲进了一节大门未锁的闷罐空车,当天空一片漆黑时车又开动了。车内象一间空空荡荡的大房间,伸手不见五指,这倒也好,尽管有男有女,在车内小便就方便多了。列车开到半夜时,果然气温越来越低,真是饥寒交迫,男女生分别紧紧地挤在一起,伴随着列车行进的节奏,我们很快进入了梦乡 

    “快起来!快起来!”我们突然被呵斥声惊醒。

原来清晨时火车到达内蒙的包头市时,站里的工作人员发现了我们。我们被带到值班室,受到了训斥。不论我们如何求情,值班员还是决定把我们送回银川。(未完待续)

相关文章:

    http:两女生突然大哭(漫漫回家路之三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3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